Search
  • Team Earnest

飢餓與憤怒 – 為什麼我肚餓時會"Hangry" (飢餓式的憤怒)?/ 文:周聿琨(教育心理學家)

Updated: Jun 7, 2020

飢餓與憤怒 – 為什麼我肚餓時會"Hangry" (飢餓式的憤怒)?


是我特別奇怪嗎?這是筆者經常出現的狀況 - 在飢腸轆轆時,的確比平時容易出現憤怒的情緒!一輪狼吞虎嚥後,好像又回復原狀。原來在心理學上,也有解釋...


// ……飢餓會引起較多的消極和負面情緒,這些情緒會無意識地令你把事情和其他人看得更為負面,例如對方的惡劣態度,或子女的負面行為。我們的身體狀況,會不斷改變我們的想法和行為。……研究顯示,留意、關注自身的情緒,能減少"Hangry"帶來的憤怒感覺。// (https://www.all-about-psychology.com/when-does-hungry-becom…)

所以日後肚餓時,記住唔好抑壓啦,對住鏡子大叫:「我餓到好嬲呀!」可能反而會減少 "Hangry" 呢!

Team Earnest 溢思教育心理服務網頁 www.educationearnest.com 腦練FitBrain YouTube頻道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channel/UCwTDHzI2FerKrRuCLkhqtbw #教育心理學家 #周聿琨 #溢思教育心理服務 #Hangry




27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RDI 是甚麼?三大好處你應該選擇RDI 作為自閉輔導介入

隨著個人成長和情境的改變,應對生活挑戰所需的技能也隨之變得複雜。如果你看看大多數患有自閉症的成年人,你會發現他們無法感到生活帶來滿足感。數據顯示,這一群人中的生活上面對的困難(如失業、焦慮、抑鬱、發展遲緩等)比起其他人比率更高,情況更為嚴峻。他們需要有更彈性的思維模式和動態的思考能力,去面對不斷轉變的世界。 1) 提升「動態思考」能力 RDI® 是基於對人類腦科學研究的新一代自閉症和發展障礙的支援

「陳述性語言」 - 家長能這樣說話,自閉症孩子就有轉變

簡單而言,「陳述性語言」(Declarative language) 就是以意見的形式說出大家的想法。它可以用來: 分享意見(「我喜歡吃雲吞!」) 作出預測(「我想明天看電影。」) 發表心情(「我們今天玩得很開心!」) 觀察(「我留意到你也想來玩。」) 反思過去的經驗(「上次玩具不動時,我們檢查了電池。」) 或解決問題(「我們需要用膠帶來修復它。」) 陳述性語言不需要口頭回應。相反,它邀請大家分享